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
文学园地- 放飞梦想
放飞梦想

供稿:文学园地 发布时间:2014/11/19 16:24:48 责任编辑:XCB 阅读:

我是一只十七年蝉,我生命的全部意义,就是为了在盛夏里奏响一支短歌。

——题记

我是一只十七年蝉,半个月前,我的母亲把我安置在这所高校里,这里便成为我这一生将要生活的沃土,这里温暖安逸,但我却不能留在地面上享受这温暖的阳光,我甚至来不及思考,为了生存,我必须马上找好一根植物的嫩根吸食,以此来维持我的生命。

两年的时间,我在地下已经打好了基础,变得稍稍强壮了一些,而我的头顶上的那片土地,也因为我所依附的大树丰茂,而成为了校园里的“读书角”,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学生来到这里朝读、晚诵。我并不讨厌这样的嘈杂喧闹,在我漫漫不见天日的长夜里,这些声响或多或少的消减了我的寂寞。我确是寂寞的阿,于是在我除却吸食汁液的闲暇之余,偷听他们朗诵、玩闹,说些悄悄话,便成了我的另一件可做之事。

彼时的我尚且还不知道要为了什么而活,或许就仅仅只是为了苟延残喘的“活着”而活着吧!我曾这样想过,一年时光一晃而过,直到有一天,我刚蜕皮完的时候,我听到头顶传来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,他说的是:吾之所向,一往无前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许是他的声音太过坚定,亦或是我太过虚弱,他的声音显得震耳欲聋,像是开启了古老的传承一般,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,震撼直击心田。那种感觉经久不散,让我忘记了疲惫、饥饿,让我停止了思维,直到过了好久,直到身体的机能让我回过神来,我继续吸食着并不美味,却非它不可的汁液,来满足我的肚皮。但有什么东西变质了吗?或许吧,或许是潜藏在我心底的那颗叫做“梦想”的种子破土而出了吧,只是,这株芽还太小,谁知道它将来会长成什么模样呢?我所知道的,也不过只有一句还不太懂是什么意思的话语罢了――吾之所向,一往无前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

接下来的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的日子里,我时常想象着这株芽儿到底会长成什么样子,会是一株漂亮的小花,又亦或是像我所寄居的这棵大树一样,长成参天大树呢?我想,这是不可能的,或许其实它只是一棵小草罢了,但我的心底里,却是希望它能长成一棵大树,树上枝繁叶茂,繁花似锦,美不胜收。我想我大概又在痴人说梦了吧,再过一个月,我又要蜕皮了,我必须努力储备好能量,好迎接这折磨人的生命周期……

距离上一次蜕皮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日子依旧平淡的过着,只是今天地面上似乎有些躁动呢,这可是平日里少有的事,好奇心趋使我向地面挪动了几毫米,我听见他们有人在说:“蝉其实是个地道的聒噪聋子!”另外的一些人显然不太相信,于是那个人接着说,以前有个叫法布尔的人做过实验,他在我同胞的背后大声说话,吹口哨,拍巴掌,用石头与石头撞击,甚至用火枪在它的旁边发射,可是我的同胞都无动于衷,于是他认定蝉是个地道的“聒噪聋子”。我听后一阵无语,要我看,那个叫法布尔的就是个大傻子,他又不是蝉,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想法?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意义的,只是不是谁都能理解的,或许我那同胞当时正在求偶,而他机不逢时罢了。毕竟有哪个傻子会用枪去杀死一只弱小的蝉呢?虽然这样想着,但是心底里却有一道声音在不断的叫嚣着——我要走出这个地域,大声的告诉他们,我并不是一个聒噪的聋子!

都说热情是会熄灭的火,两年里,我想不出有什么实际性的办法能为了让我尽快走出地底而努力,更不知道该怎样证明我并不是一个聒噪的聋子,我身上的皮已经蜕了一半了,我真想停下来休息一下,但是我却不能,因为我怕我休息了就再也爬不出来了,我实在是太饿了,我不知道又过了几个时辰,当我终于爬回树根边上一顿餐足之后,我惊喜的发现,我变的更强壮了,突然,我脑海里灵光乍现,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壮,更强壮,我才能更快的爬出这层泥土,才能更有底气的告诉他们,我不是聒噪的聋子!有了想要变强的想法,让我接下来的日子里,即使是平日里难咽的汁液也变得美味起来,我孜孜不倦的吸食着汁液,将养了三年,终于把自己养的圆圆润润的,当然,或许圆圆润润并不适合我椭圆形的身体,不过不管怎样,对于这次的蜕皮我信心满满,我觉得这次的蜕皮将会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,但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,因为我长的太过强壮,差点要了我的小命。出来之后,我一度怀疑,我是不是错了,如果继续坚持把自己变的更强壮,或许我在下一次蜕皮的时候就会死去。但是,难道我就应该平平淡淡的度过我的余生吗?我一度的消极,不想去理会所有的事情,我想我是堕落了吧,日子仍在继续,而我却找不到方向……

这样大概过了几个月吧,我开始消瘦,我曾想过或许我就要这样死去了吧!后来呢?后来,有个女孩,和我一样找不到方向了,就在我的头顶,她的朋友对她轻声安慰,并给她讲了一个故事。虽然我只是一个窃听者,但我却认为这个故事便是为我而准备的,他说的是一个叫贝多芬的音乐家,他一生都被贫困、疾病、孤独等磨难折磨着,在他28岁的时候,由于疾病听觉开始减退,到了48岁,再优美的歌曲也听不见了,只能用书写的方式来和别人交流,即便是这样,贝多芬仍进行着创作,他说:“在我身旁的人都听呃呃到远处的笛声,而我却听不到,这是何等的耻辱阿!这样的情景曾把我推到了绝望的边缘,几乎迫使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但是我的艺术,只有我的艺术要活下去,我要厄住命运的咽喉,它不能使我完全屈服!”他说:“牺牲,永远把一切人生的愚昧为你的艺术去牺牲吧,这是高于一切的上帝!”

我是一只十七年蝉,我为什么而活,我的使命便是爬出这地域,迎向盛夏暖阳,奏好一曲短歌,让世人知道,我曾存在过,是一个能听会唱的音乐家。这,便是我活着的目的,这便是我的梦想,我定为此而奉献一生,就算失去生命也再所不惜!

又过四年,十七年限已到,我爬出地底,见到了耀眼的阳光,我爬上了那棵寄居已久的参天大树,开始我的最后一次蜕变。我咬着牙,痛并快乐的享受着这个过程,为了放飞梦想而努力的坚持着,时间缓慢的流逝着,终于我的翅膀已经变的坚实,一声洪亮的“知了”声,是我奏出的一世风华!

十七年的时光,那株芽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,树上繁花似锦,美不胜收。这个盛夏里,我不停的歌唱,直到生命的尽头,我从树上跌落的那一刹那,我听见一个小孩说:“快看,妈妈,蝉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!”我满足的睡去,我的一生,放飞梦想,只为了为世人奏响这一夏的短歌……

——后记

(文:建筑技术学院 陈洁)

上一条:中华魂•民族情
下一条:中华魂,放飞梦想

关闭


湖北职业技术学院新闻中心 设计维护:信息化中心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208586号-6